歡迎訪(fǎng)問(wèn)甘肅法院網(wǎng),今天是 2024年07月25日 星期四

實(shí)錄丨《2023年甘肅法院知識產(chǎn)權司法保護狀況(白皮書(shū))》及《2023年甘肅省知識產(chǎn)權司法保護十大典型案例》新聞發(fā)布會(huì )

來(lái)源:甘肅發(fā)布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-04-19
字號:A A    顏色:


4月19日上午,省政府新聞辦舉行《2023年甘肅法院知識產(chǎn)權司法保護狀況(白皮書(shū))》及《2023年甘肅省知識產(chǎn)權司法保護十大典型案例》新聞發(fā)布會(huì ),省法院副院長(cháng)楊險峰,省法院民三庭庭長(cháng)張延綱,共同發(fā)布《2023年甘肅法院知識產(chǎn)權司法保護狀況(白皮書(shū))》以及典型案例。

 

新聞發(fā)布會(huì )現場(chǎng)

 

省法院副院長(cháng)楊險峰

 

楊險峰:

大家上午好,感謝大家參加今天的新聞發(fā)布會(huì )!2023年是全面貫徹落實(shí)黨的二十大精神的開(kāi)局之年,是實(shí)施知識產(chǎn)權強國建設綱要和“十四五”規劃承上啟下的重要一年。一年來(lái),甘肅法院知識產(chǎn)權審判工作始終堅持以習近平新時(shí)代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思想為指導,深入貫徹習近平法治思想、習近平文化思想和習近平總書(shū)記關(guān)于發(fā)展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、科技創(chuàng )新、知識產(chǎn)權保護和公平競爭的重要論述,牢固樹(shù)立能動(dòng)司法理念,全面落實(shí)中央和省委關(guān)于知識產(chǎn)權工作的重大決策部署,知識產(chǎn)權司法保護工作取得新的成效?,F在,我向大家簡(jiǎn)要介紹2023年度甘肅法院知識產(chǎn)權司法保護狀況。

 

一、基本情況及主要特點(diǎn)

 

2023年,全省法院共受理一、二審知識產(chǎn)權民事案件3386件,審結3071件。其中,受理一審案件3149件,審結2858件;受理二審案件237件,審結213件。2023年,全省法院共受理知識產(chǎn)權刑事案件73件,審結67件。受理反壟斷行政案件1件,審結1件??偟膩?lái)看,全省法院知識產(chǎn)權案件具有以下特點(diǎn):一是審判質(zhì)效趨優(yōu)運行,2023年全省法院新收各類(lèi)知識產(chǎn)權案件總量同比增加65.41%,結案數同比增加46.56%;未結案件同比減少22.41%;知識產(chǎn)權案件平均審理周期為39天,低于同期民商事案件平均審理周期。二是實(shí)質(zhì)解紛持續加強,2023年全省法院一、二審知識產(chǎn)權民事案件調撤率為74.43%,保持了知識產(chǎn)權案件高服判息訴率、高調解撤訴率的良好態(tài)勢。三是案由分布呈現多元,涉及新領(lǐng)域、新業(yè)態(tài)的新類(lèi)型知識產(chǎn)權案件持續增加;四是地域分布相對集中,全省知識產(chǎn)權案件大多集中于蘭州、天水、酒泉等地區,2023年蘭州知識產(chǎn)權法庭和蘭州市城關(guān)區人民法院共受理知識產(chǎn)權案件占全省受理案件的53.23%。

 

二、主要做法

 

一年來(lái),甘肅法院始終堅持保護知識產(chǎn)權就是保護創(chuàng )新的理念,充分發(fā)揮人民法院職能作用,為全省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提供優(yōu)質(zhì)高效的司法服務(wù)保障。

 

(一)發(fā)揮司法保護主導作用,助推全省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。一是加強專(zhuān)利權保護,激勵科技創(chuàng )新創(chuàng )造。充分發(fā)揮蘭州知識產(chǎn)權法庭集中審理專(zhuān)利等技術(shù)類(lèi)案件的優(yōu)勢,強化司法裁判在科技創(chuàng )新成果保護中的規則引領(lǐng)和價(jià)值導向。二是加強商標權保護,推動(dòng)全省品牌強省建設。依法審結“放哈”“尕羊”“陳記牛肉面”等商標權糾紛案件,護航甘肅本地知名企業(yè)或品牌健康發(fā)展。三是加強著(zhù)作權保護,助推文化強省建設。依法審結微視頻《魅力古城五彩山丹》等作品侵權糾紛案,統籌創(chuàng )作者權利保護和人民文化權益保障。四是加強植物新品種保護,服務(wù)保障種業(yè)振興。在審理植物新品種案件中,嚴格保護品種權人利益,服務(wù)保障種業(yè)自主創(chuàng )新和行業(yè)發(fā)展,積極維護國家糧食安全。

 

(二)加強知識產(chǎn)權保護力度,助力全省營(yíng)商環(huán)境持續優(yōu)化。一是積極助力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發(fā)展。審理了聯(lián)想(北京)有限公司等企業(yè),“賽雷特”蘋(píng)果等知名新品種案件,持續加大對關(guān)鍵領(lǐng)域核心技術(shù)、原始創(chuàng )新成果的保護力度。二是持續加強對知名企業(yè)品牌的保護力度。依法審理了侵害“華聯(lián)超市”“五糧液1618”“國窖1573”“蘭蔻”“香奈兒”等知名品牌商標案件,保護了知名企業(yè)自主創(chuàng )新和品牌價(jià)值。三是切實(shí)保護小微企業(yè)發(fā)展空間。在審理侵害“華聯(lián)”超市商標權等案件中,貫徹“嚴格保護、比例協(xié)調”原則,合理確定對小商戶(hù)侵權行為的賠償支持額度,避免“辦理一件案件,倒掉一個(gè)商戶(hù)”。四是針對市場(chǎng)主體的需求延伸司法服務(wù)。積極開(kāi)展知識產(chǎn)權宣傳進(jìn)高校、進(jìn)企業(yè)、進(jìn)市場(chǎng)、進(jìn)科研院所達331場(chǎng)次,促進(jìn)了知識產(chǎn)權司法保護與理論教學(xué)、品牌成長(cháng)、合法經(jīng)營(yíng)、成果轉化的深度融合。

 

(三)主動(dòng)融入大保護格局,形成多元共治的良好局面。一是積極構建多元化糾紛化解機制。全省法院統籌推進(jìn)知識產(chǎn)權多元化解工作布局,與市場(chǎng)監管行政部門(mén)、高校等單位聯(lián)合成立知識產(chǎn)權訴調對接中心,推動(dòng)糾紛化解多元共治。二是全面落實(shí)知識產(chǎn)權協(xié)同保護機制。甘肅高院聯(lián)合甘肅省市場(chǎng)監管局、省檢察院、省司法廳等單位共同出臺《關(guān)于加強反壟斷行政執法與司法銜接協(xié)作的實(shí)施意見(jiàn)》《關(guān)于強化知識產(chǎn)權協(xié)同保護的實(shí)施意見(jiàn)》等文件,進(jìn)一步加強行政保護與司法保護的有機銜接。三是加大知識產(chǎn)權司法保護宣傳力度。三級法院上下聯(lián)動(dòng),連續14年開(kāi)展知識產(chǎn)權宣傳周系列活動(dòng)、發(fā)布知識產(chǎn)權司法保護狀況白皮書(shū)和十大典型案例,發(fā)布了《甘肅省種業(yè)知識產(chǎn)權司法保護狀況白皮書(shū)》及典型案例,既向社會(huì )公眾傳遞法治理念,又為統一裁判尺度提供參考。

 

(四)優(yōu)化知識產(chǎn)權審判機制,提高司法保護效能。一是加強上下級法院條線(xiàn)指導。通過(guò)召開(kāi)審判質(zhì)效分析反饋會(huì )、條線(xiàn)會(huì )議、業(yè)務(wù)培訓等方式加強對中基層法院的指導。對新類(lèi)型、疑難復雜或具有法律適用指導意義案件依法提級管轄審理,統一法律適用標準,促進(jìn)矛盾糾紛集中化解。二是以為民司法理念化解糾紛。如甘肅高院在審理張掖某旅游開(kāi)發(fā)公司與甘肅某投資公司合同糾紛案中,不僅就雙方合同糾紛調解達成一致,還將雙方案外8個(gè)注冊商標爭端一并進(jìn)行調解,達成和解協(xié)議,通過(guò)能動(dòng)司法尋求案件最佳處理方案。三是優(yōu)化知識產(chǎn)權案件訴訟程序。積極推進(jìn)知識產(chǎn)權案件繁簡(jiǎn)分流,優(yōu)化訴訟程序,實(shí)現“繁案精審,簡(jiǎn)案快審”,最大限度提升審判質(zhì)效。四是充分發(fā)揮特色法庭的職能作用。積極發(fā)揮“種子法庭”“薯草法庭”“蘋(píng)果法庭”的作用,法院“面對面”“點(diǎn)對點(diǎn)”讓群眾和企業(yè)在家門(mén)口解決矛盾糾紛,提供司法服務(wù),助力鄉村振興。五是發(fā)揮典型案例的指導作用。在甘肅省種業(yè)知識產(chǎn)權司法保護新聞發(fā)布會(huì )上發(fā)布了一批種業(yè)知識產(chǎn)權司法保護典型案例,涉及侵害植物新品種權糾紛、侵害技術(shù)秘密糾紛、新品種追償權糾紛等多種類(lèi)型,這些典型案例審結后,得到最高人民法院、農業(yè)農村部及社會(huì )各界的認可,展現了全省法院種業(yè)知識產(chǎn)權保護的最新成果。

 

三、存在的問(wèn)題及今后的努力方向

 

全省法院知識產(chǎn)權審判工作雖然取得了一定成績(jì),但仍然存在不足,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(gè)方面:一是知識產(chǎn)權審判“甘肅特色”不夠突出。甘肅傳統文化資源豐富,也是全國中藥及地理標志產(chǎn)品大省,在總結此類(lèi)案件的審判經(jīng)驗及做法上還有短板,對于相關(guān)問(wèn)題的調研還不夠深入。二是部分案件裁判尺度不夠統一。上級法院在總結審判經(jīng)驗,通過(guò)發(fā)布指導性案例統一裁判標準尺度上還存在不足,發(fā)揮司法審判對創(chuàng )新的規范和激勵作用還不夠充分。三是知識產(chǎn)權審判隊伍建設亟待加強。知識產(chǎn)權案件管轄調整后,基層法院知識產(chǎn)權審判經(jīng)驗不足;知識產(chǎn)權審判人員培訓力度與知識產(chǎn)權審判工作面臨的新形勢新任務(wù)新要求相比還存在差距。

 

在今后的工作中,甘肅法院將從以下幾個(gè)方面持續發(fā)力、久久為功,不斷開(kāi)創(chuàng )全省知識產(chǎn)權審判工作新局面:

 

一是牢固樹(shù)立為民司法理念,進(jìn)一步加大對知識產(chǎn)權司法保護力度。要把案件辦理與推動(dòng)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、促進(jìn)社會(huì )治理緊密結合起來(lái),用足用好法律規則,強化知名商標保護力度,提高侵權行為人的違法成本,增強知識產(chǎn)權權利人獲得感。要完善司法延伸服務(wù)機制,主動(dòng)為企業(yè)和群眾提供“上門(mén)服務(wù)”,助力全省企業(yè)創(chuàng )新發(fā)展。堅持“抓前端、治未病”,有針對性提出司法建議和工作意見(jiàn),推動(dòng)重點(diǎn)領(lǐng)域源頭治理、綜合治理。

 

二是全面深化機制改革,進(jìn)一步營(yíng)造保護知識產(chǎn)權創(chuàng )新法治化環(huán)境。強化上下聯(lián)動(dòng)、左右協(xié)同,加強行政保護與司法保護的有機銜接。堅持對復雜疑難案件實(shí)行精細化審理,優(yōu)化訴訟程序。挖掘和打造具有典型指導意義的精品案件,充分發(fā)揮司法裁判的示范引導作用。持續優(yōu)化審判資源配置,提高司法保護整體效能。

 

三是加強調研指導,進(jìn)一步提高知識產(chǎn)權案件審判質(zhì)效。立足甘肅特色優(yōu)勢,及時(shí)提煉總結植物新品種案件審判經(jīng)驗,形成一批高質(zhì)量的調研成果。通過(guò)類(lèi)案指導、提級管轄、發(fā)布指導性案例等舉措強化條線(xiàn)指導,統一案件裁判尺度。

 

四是加強知識產(chǎn)權司法宣傳,進(jìn)一步打造知識產(chǎn)權司法保護“甘肅特色”。深耕細作甘肅知識產(chǎn)權審判案例“富礦”,堅持用人民群眾喜聞樂(lè )見(jiàn)的方式和語(yǔ)言講好甘肅知識產(chǎn)權司法保護故事,不斷提升知識產(chǎn)權司法保護的傳播力、引導力、影響力。

 

五是加強隊伍建設,進(jìn)一步提升知識產(chǎn)權案件審判專(zhuān)業(yè)化水平。圍繞知識產(chǎn)權審判熱點(diǎn)、難點(diǎn)進(jìn)行專(zhuān)題培訓,切實(shí)提高法律政策適用能力,努力打造一支“政治堅定、顧全大局、精通法律、熟悉技術(shù),并具有國際視野的知識產(chǎn)權法官隊伍”。

 

2024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5周年,是實(shí)施“十四五”規劃的關(guān)鍵一年,做好知識產(chǎn)權審判工作意義重大。我們將堅持以習近平新時(shí)代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思想為指導,深入學(xué)習貫徹黨的二十大精神,全面貫徹省第十四次黨代會(huì )精神,牢固樹(shù)立以尊重知識產(chǎn)權為導向的審判理念,持續加大知識產(chǎn)權司法保護力度,推動(dòng)優(yōu)化法治化營(yíng)商環(huán)境,以法治力量護航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,努力開(kāi)創(chuàng )新時(shí)代知識產(chǎn)權審判工作新局面,為扎實(shí)推進(jìn)中國式現代化甘肅實(shí)踐保駕護航。

 

省法院民三庭庭長(cháng)張延綱

 

張延綱:


2023年度知識產(chǎn)權司法保護十大典型案例

 

2023年度知識產(chǎn)權司法保護十大典型案例,是經(jīng)省法院認真研究,客觀(guān)評選后產(chǎn)生的,綜合考慮案件類(lèi)型、典型意義,突出案例的示范引領(lǐng)作用,其中涉及植物新品種權案例1件,侵害商業(yè)秘密案例1件,不正當競爭案例1件,實(shí)用新型專(zhuān)利權案例1件,信息網(wǎng)絡(luò )傳播權案例1件,著(zhù)作權案例1件,商標權案例3件,涉知產(chǎn)刑事案例1件。評選出的每個(gè)案例都具有典型性,能夠反映知識產(chǎn)權司法保護政策,秉持嚴格保護、激勵保障創(chuàng )新、強化權利保護要求,兼顧平衡社會(huì )公共利益、優(yōu)化法治化營(yíng)商環(huán)境等理念。今天公開(kāi)予以發(fā)布,相信能夠提升社會(huì )公眾知識產(chǎn)權保護意識,對加強全省法院知產(chǎn)司法保護工作發(fā)揮重要作用。

 

案例一:荷蘭某集團公司、某農業(yè)(上海)公司訴蘭州某農業(yè)科技公司侵害植物新品種權糾紛三案。荷蘭某集團公司系涉訴新品種玫瑰的權利人,某農業(yè)(上海)公司是其在中國的被許可使用人,兩公司以蘭州某農業(yè)科技公司侵害其花卉新品種權分別提起訴訟,訴請的賠償金共計1000余萬(wàn)元。法院受理后,充分考慮了案件涉外因素、知識產(chǎn)權性質(zhì),并從保護蘭州新區花卉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,優(yōu)化法治化營(yíng)商環(huán)境角度考慮,沒(méi)有就案辦案、機械司法,而是發(fā)揮能動(dòng)司法作用,促成當事人達成和解協(xié)議,以支付許可費方式替代停止侵權及賠償損失,不僅有利于植物新品種的保護和推廣,而且促成雙方今后的合作基礎,真正達到“雙贏(yíng)多贏(yíng)共贏(yíng)”的社會(huì )效果,做到了案結事了,體現了人民法院在優(yōu)化法治化營(yíng)商環(huán)境中的擔當作為。

 

案例二:瀘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訴朱某侵害商標權糾紛案。瀘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的“國窖1573”等系列白酒在業(yè)內及消費者中具有很高的品牌知名度。朱某在經(jīng)營(yíng)某綜合超市期間,以明顯低于市場(chǎng)價(jià)格購進(jìn)假冒“國窖1573”注冊商標的白酒進(jìn)行銷(xiāo)售。法院在審理過(guò)程中,參照“國窖1573”白酒正品市場(chǎng)零售價(jià)的四倍計算賠償數額,判決被告共賠償90余萬(wàn)元。生產(chǎn)、銷(xiāo)售假冒白酒危害消費者的生命健康,屬于性質(zhì)惡劣的侵權行為,法院適用懲罰性賠償制度,不僅嚴格保護了商標權利人的合法利益,而且起到了震懾類(lèi)似侵權行為的社會(huì )效果,使侵權者今后不敢、不能、不愿再次侵權。

 

案例三:馬某訴甘肅某餐飲公司侵害商標權糾紛案。原告馬某認為被告甘肅某餐飲公司使用的“錦河沿”文字商標侵害了其注冊的“河沿”組合商標。法院審理認為,對于因歷史傳統、風(fēng)土人情、地理環(huán)境等原因形成的相關(guān)市場(chǎng)固定的商品,在相關(guān)市場(chǎng)內通用的名稱(chēng),應當認定為通用名稱(chēng)。本案中,“河沿”被認為屬于相關(guān)市場(chǎng)的一種食品通用名稱(chēng),進(jìn)而認為不構成侵權,較好地解決了商標權與通用名稱(chēng)之間沖突,以及平衡商標權人與社會(huì )公眾利益之間的關(guān)系問(wèn)題。

 

案例四:福建某公司訴甘肅某公司、景泰某公司侵害商標權糾紛案。福建某公司認為甘肅某公司、景泰某公司在其生產(chǎn)銷(xiāo)售的茶葉包裝上,使用“平步青云”文字侵害了其注冊商標專(zhuān)用權。審理法院認為,甘肅某公司在茶葉包裝裝潢上使用的“平步青云”字樣,屬于描述性使用行為,而非識別商品來(lái)源的使用,不會(huì )造成相關(guān)公眾對商品來(lái)源產(chǎn)生混淆誤認,故未侵犯福建某公司享有的注冊商標專(zhuān)用權。本案例充分體現了尊重人民群眾的常識、常情和常理,依法維護誠信、正當經(jīng)營(yíng)小微企業(yè)的合法權益,保持公平競爭的市場(chǎng)秩序。

 

案例五:慶陽(yáng)某油氣公司訴大慶某科技公司、張某某、劉某侵害商業(yè)秘密糾紛案。慶陽(yáng)某油氣公司因張某某、劉某將投標信息泄露給大慶某科技公司,造成標書(shū)主要信息內容與大慶某科技公司基本相同,以致被取消投標資格,慶陽(yáng)某油氣公司提起訴訟。法院審理認為,在開(kāi)標之前,投標文件信息具有商業(yè)秘密的價(jià)值性、秘密性及保密性特征,應該按照商業(yè)秘密予以保護。案例提示市場(chǎng)經(jīng)營(yíng)主體,要加強對標書(shū)等商業(yè)秘密的保護意識,更要建立嚴格的保密制度和措施,防范因泄密給企業(yè)經(jīng)營(yíng)帶來(lái)不利影響。

 

案例六:涼州益民公司訴甘肅某商貿公司、張某某不正當競爭糾紛案。市場(chǎng)監管執法人員和公安民警聯(lián)合執法,在甘肅某商貿公司經(jīng)營(yíng)現場(chǎng)查扣標識為“香嘵云”醋產(chǎn)品若干桶,以及“香嘵云”醋標簽貼若干張。涼州益民公司認為標識使用行為侵權而起訴。法院審理后認為,涼州益民公司生產(chǎn)銷(xiāo)售的“云曉”品牌食醋,屬于有一定影響力的商品名稱(chēng),甘肅某商貿公司在食醋標簽上使用“香嘵云”標識,容易導致消費者誤認為是“云曉”牌食醋,構成不正當競爭。案例警示市場(chǎng)主體要依靠培育自主品牌贏(yíng)得市場(chǎng),不當的“借牌”“蹭牌”經(jīng)營(yíng)只能自損形象,得不償失。

 

案例七:張某訴岷縣某中藥材機械公司、陳某某侵害實(shí)用新型專(zhuān)利權糾紛案。張某發(fā)現岷縣某中藥材機械公司生產(chǎn)、銷(xiāo)售與其涉案專(zhuān)利技術(shù)特征相同的產(chǎn)品,認為侵害其專(zhuān)利權提起訴訟。審理法院認為,根據權利人的主張,經(jīng)比對被訴侵權產(chǎn)品送料盒的技術(shù)特征與涉案專(zhuān)利中送料盒部分技術(shù)特征,確認被訴侵權技術(shù)方案屬于專(zhuān)利權的保護范圍,構成對涉案專(zhuān)利權的侵害,判決被告賠償原告損失70萬(wàn)元。案例明確了損害賠償數額可以基于在案證據裁量確定,而不能簡(jiǎn)單以難以精確計算即適用法定賠償,盡量按照實(shí)際賠償彌補權利人因侵權所受到的損失。體現了人民法院全面落實(shí)知識產(chǎn)權保護政策,降低權利人的維權舉證難度,有效發(fā)揮損害賠償制度的作用。

 

案例八:陳某訴嘉峪關(guān)市某汽車(chē)裝飾服務(wù)店侵害作品信息網(wǎng)絡(luò )傳播權糾紛案。被告通過(guò)其“愛(ài)拍”小程序內視頻從事?lián)Q臉娛樂(lè )活動(dòng),侵害原告程某短視頻信息網(wǎng)絡(luò )傳播權引起的糾紛。法院認定程某拍攝的短視頻屬于具有獨創(chuàng )性的作品,嘉峪關(guān)市某汽車(chē)裝飾服務(wù)店在未獲得陳某授權許可的情況下擅自使用其作品,且未支付報酬的行為,構成侵權。案例對規范、引導商家合法合規使用人工智能技術(shù)從事商業(yè)活動(dòng)具有典型指導意義。

 

案例九:楊某某、張掖市某文化傳媒公司訴某融媒體中心著(zhù)作權侵權糾紛案。被告某融媒體中心未經(jīng)作品權利人楊某某許可,擅自在其微信公眾號及APP上選用發(fā)布《魅力古城五彩山丹》部分視頻,為此,雙方發(fā)生糾紛。法院審理后認為,被告的行為侵害了原告的署名權及作品的信息網(wǎng)絡(luò )傳播權,體現了司法嚴格保護短視頻作品原創(chuàng ),鼓勵宣傳地方歷史、地理、文化作品創(chuàng )新創(chuàng )作行為,教育引導視頻創(chuàng )作者要尊重他人知識產(chǎn)權,創(chuàng )作中確有必要引用他人作品的,必須按規定取得權利人同意并合理使用、正確署名。

 

案例十:被告人李某甲、李某乙、陳某某、婁某某銷(xiāo)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案。四被告人主要通過(guò)微信、物流等方式,銷(xiāo)售明知是假冒知名品牌的化妝品,銷(xiāo)售數額巨大。法院審理后認為,四被告人的行為已構成銷(xiāo)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,判處十個(gè)月至四年不等的有期徒刑,以及不同數額的罰金,并處沒(méi)收作案工具及違法所得。該案例提示,網(wǎng)絡(luò )雖然具有便捷、迅速、面廣、隱蔽等特點(diǎn),但絕非法外之地,因此,欲利用網(wǎng)絡(luò )進(jìn)行違法犯罪的行為人,切莫抱僥幸心理,“莫伸手,伸手必被捉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