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訪(fǎng)問(wèn)甘肅法院網(wǎng),今天是 2024年07月22日 星期一

法治日報 | 將親情修復理念貫穿調解審判各個(gè)環(huán)節 甘肅張家川法院妥善化解家事矛盾糾紛

來(lái)源:法治日報 作者:趙志鋒 李雙紅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-06-05
字號:A A    顏色:

“我們辦婚姻家庭案件,辦的不僅僅是一個(gè)案子,更是當事人一輩子的幸福?!备拭C省天水市張家川縣人民法院龍山法庭法官馬國英說(shuō)。

 

馬國英所在的張家川法院審理的婚約財產(chǎn)糾紛案件中,有大量因為婚前給付高額彩禮導致婚后生活困難,從而引發(fā)家庭矛盾,最終導致離婚并要求返還彩禮的案件。

 

為妥善化解矛盾糾紛,張家川法院以“楓橋式人民法庭”創(chuàng )建為抓手,將化解矛盾糾紛的場(chǎng)所前移,以“情、理、法”調解優(yōu)先的方式切實(shí)化解矛盾,走出一條家事矛盾訴源治理新路徑。

 

溫情調解讓破鏡重圓

 

婚后10多天,女方便提出離婚的一起案件,讓馬國英印象深刻。

 

一天,一位淚流滿(mǎn)面的女子馬某走進(jìn)法庭,聲稱(chēng)來(lái)找馬法官。

 

得知當事人自結婚后,就沒(méi)怎么和丈夫一起生活過(guò),有著(zhù)多年辦案經(jīng)驗的馬國英感到事情可能并不是這么簡(jiǎn)單。

 

原來(lái),馬某在結婚前就因家中有一兄長(cháng)已到結婚年齡,也有了結婚對象,因無(wú)力支付彩禮,故馬某的父親要求馬某即刻相親結婚,欲以其彩禮為兄長(cháng)娶媳婦。經(jīng)人介紹相親,馬某與相識十來(lái)天的米某結婚。

 

婚后不久,米某因娶馬某欠下20多萬(wàn)元外債,不得已外出打工,馬某便跑回了娘家。后來(lái),馬某提出離婚。

 

“馬某的訴求是陪伴,而米某只是迫于生計外出打工,并沒(méi)有對馬某造成別的傷害,這段婚姻可以挽救?!瘪R國英說(shuō)。

 

馬國英通過(guò)打電話(huà)、微信視頻的方式聯(lián)系到外出打工的米某,并將馬某的訴求向米某進(jìn)行說(shuō)明,米某同意調解。馬法官還聯(lián)系到米某外出打工所在飯店的老板,為馬某謀得一份在該飯店當服務(wù)員的工作。

 

就這樣,在馬國英的調解下,一樁即將破裂的婚姻得以挽救。一年多后,夫妻二人出現在馬國英面前時(shí),他們已經(jīng)成為幸福的三口之家。

 

法官巧解家事“千千結”

 

馬某某情緒激動(dòng)委屈地在法庭上號啕大哭,聲稱(chēng)“跟他實(shí)在是過(guò)不下去了,這婚我今天必須得離”。這是近日發(fā)生在張家川法院馬關(guān)法庭調解室的一幕。

 

馬關(guān)法庭庭長(cháng)李慕堯介紹,這起離婚案的雙方當事人年齡均已50多歲,共同生活了30余年,子女均已成年。只因二人在一次爭執中,丈夫打了妻子馬某某一巴掌,讓馬某某多年積壓的情緒爆發(fā),遂到法院起訴離婚。

 

“挽救一段婚姻,就是挽救一個(gè)完整的家庭?!睂τ诨橐黾彝グ讣?,李慕堯總是會(huì )提到這句口頭禪。李慕堯面對離婚案件總是抱著(zhù)能調盡調的心態(tài),希望通過(guò)自己的努力挽救更多的家庭。

 

聽(tīng)完雙方當事人的訴說(shuō)后,李慕堯發(fā)現本案其實(shí)就是一個(gè)心結問(wèn)題,原告并沒(méi)有想真正離婚,就是想讓丈夫給自己道歉,讓自己多年的付出得到認可,但原告又是個(gè)愛(ài)面子的人,不想直說(shuō),所以負氣將自己的丈夫告到了法院。

 

最終,在法官的努力調解下,妻子馬某某的心結打開(kāi)了,夫妻二人向法官道謝后肩并肩離開(kāi)了法庭。

 

普法宣傳實(shí)現訴源治理

 

為進(jìn)一步加大抵制高價(jià)彩禮普法宣傳力度,推動(dòng)移風(fēng)易俗,有效治理彩禮過(guò)高、婚嫁事宜大操大辦等問(wèn)題,張家川法院干警自編自演了情景劇《狗蛋定親》。

 

該劇用幽默詼諧的語(yǔ)言,演繹了一對農村青年“鳳兒”和“狗蛋”在定親時(shí),由于女方的母親向男方家索要30萬(wàn)元的高價(jià)彩禮,導致雙方因彩禮問(wèn)題陷入僵局。

 

劇中,法官通過(guò)普法宣傳、悉心調解,女方的母親進(jìn)行了強烈的思想斗爭后,最終為了女兒的幸福生活,其思想觀(guān)念大轉變,積極響應政府抵制高價(jià)彩禮的號召,以實(shí)際行動(dòng)促使一對青年終成眷屬。

 

張家川法院院長(cháng)王海洲說(shuō),縣法院加強了家事審判硬件建設,為家事審判提供了有力保障,并在縣法院和龍山、恭門(mén)、馬關(guān)三個(gè)基層法庭建立家事調解室,將親情修復理念和調解工作始終貫穿于審判各個(gè)環(huán)節,并成立專(zhuān)門(mén)的法官工作室,打造家事矛盾訴源治理新平臺。

 

王海洲說(shuō),張家川法院還將法庭搬入百姓家中,深入田間地頭、房前屋后上門(mén)調解、開(kāi)展巡回審判,既滿(mǎn)足了當事人多元化司法需求,又實(shí)現“審理一案、教育一片”的社會(huì )效果。